郑州、长沙、武汉,中部物流中心将花落谁家?郑州、长沙、武汉,中部物流中心将花落谁家?

發佈(fā bù)時間:2021-06-22 15:12:29

鄭州、長沙、武漢這3個城市,由於地處我國的中部,理論上講都有南聯(nán lián)北接(běi jiē)的地理(dì lǐ)優勢。但具體來說,他們之間客觀條件和歷史沉澱又(yòu)各有區別。

武漢以九省通衢聞名於世,是(shì)傳統的交通要道或者說樞紐。

鄭州是鐵路時代的新貴,因爲高鐵前時代鐵路樞紐的角色(jué sè)而興盛。

長沙比較(bǐ jiào)特殊,因爲省內有株洲的存在(cún zài)而(ér)長期與交通樞紐(jiāo tōng shū niǔ)無緣,後者是京廣鐵路和(hé)滬昆鐵路交匯處,中國(zhōng guó)重要的「十字型」鐵路樞紐。

高鐵時代從新洗牌(xǐ pái)後,長沙基本補強了鐵路交通(jiāo tōng)上(shàng)的短板,武漢和(hé)鄭州則延續了自己的強勢,3個城市都(dōu)有一定程度上(shàng)的鐵路樞紐性。

那麼,如果具體(jù tǐ)到物流,這(zhè)三個城市,誰會(huì)成爲中部的樞紐呢?

我不打算在此(cǐ)一一列舉這三個城市高鐵(gāo tiě)分別可以聯通(lián tōng)哪,或者航空線路(xiàn lù)有(yǒu)多少條(tiáo)這些靜態的數據。

一件貨物要從a地流通(liú tōng)到b地,選擇在哪個地方中轉,不但需要(xū yào)考慮時間成本也需要考慮經濟(jīng jì)成本。不同的貨物,對這兩者有(yǒu)不同的敏感性,不能(bù néng)簡單的(de)通過鐵路(tiě lù)或者水運是否方便來做判斷。

網友們比較愛提到的(de)城市交通樞紐(jiāo tōng shū niǔ)的定位,是一個比較重要的(de)依據。不過(bù guò),實際上(shí jì shàng)它(tā)更多的是(shì)一個(yí gè)交通線路規劃的概念,並不能完全反應物流(wù liú)路徑(lù jìng)的選擇。

話不多(duō)說(shuō),先來看看(kàn kàn)國家對這三個城市的定位吧。

一(yī)、武漢市是湖北省省會,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我國中部地區的中心城市,全國(quán guó)重要的工業基地、科教基地和綜合交通樞紐。

二、長沙是湖南省省會,長江(cháng jiāng)中游(zhōng yóu)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國家歷史文化名城。

三(sān)、鄭州是河南省省會,國家歷史(lì shǐ)文化名城,我國中部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國家重要的(de)綜合(zōng hé)交通樞紐(jiāo tōng shū niǔ)。

武漢、鄭州都屬於綜合交通樞紐,而長沙(cháng shā)不(bù)具備(jù bèi)這方面的定位。因此從國家(guó jiā)定位的角度來看,長沙處於末位,而鄭州因爲多了「重要的(de)」這個修飾詞,應當排在(pái zài)第一。

那麼是不是說,鄭州就應該是中部當仁不讓的物流樞紐了呢(ne)?這卻又不一定了。

因爲物流樞紐其實比較特殊,不完全取決於國家定位,而是市場、準確(zhǔn què)來說是算法選擇的結果。

自從(zì cóng)菜鳥網絡(wǎng luò)將大數據引入物流後(hòu),物流的路徑選擇,包括節點的選擇(xuǎn zé)、線路(xiàn lù)的優化其實都是由數據驅動、算法選擇的。

目前的物流方式(fāng shì),主要(zhǔ yào)有鐵路、航運和(hé)航空3種(zhǒng)。鐵路在經濟性和(hé)時效性上比較平衡,航運和航空都(dōu)有些極端,一個過於偏向經濟性,一個過於偏向(piān xiàng)時效性(shí xiào xìng)。

具體選擇何種方式,是算法調度的結果(jié guǒ)。物流樞紐則是爲服務這種(zhè zhǒng)選擇而生。電商(diàn shāng)、物流(wù liú)公司早已根據自己的物流數據,做好了佈局。

京東(jīng dōng)全國七大物流中心:北京、上海、廣州、成都(chéng dū)、武漢、瀋陽、西安(xī ān)。

amazon全國五大倉庫:北京、成都、武漢(wǔ hàn)、廣州、崑山(上海)。

蘇寧(sū níng)八大全國物流中心:北京、上海、廣州、南京(nán jīng)、武漢(wǔ hàn)、成都、瀋陽(shěn yáng)、西安。

fedex在(zài)中國的三個(sān gè)轉運(zhuǎn yùn)中心(zhōng xīn):廣州(guǎng zhōu)(亞太)、杭州(中國)、武漢(公路),及今年新(xīn)建成的上海浦東亞太轉運中心。

dhl的轉運中心在香港,在大陸有11個作業中心: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青島、大連、成都、武漢、廈門、福州、西安。

順豐(shùn fēng)甚至選擇在(zài)武漢(wǔ hàn)城市圈的鄂州自建了中轉(zhōng zhuǎn)貨運(huò yùn)機場。

很明顯(míng xiǎn),各大電商/快遞/物流(wù liú)在中部的(de)樞紐(shū niǔ),都不約而同(bù yuē ér tóng)的在鄭州和武漢(wǔ hàn)之間選擇了武漢。

這顯然不是一個(yí gè)拍腦袋(nǎo dài)的(de)決定(jué dìng),而是各大公司根據自己的物流數據,由算法選出的(de)最優者。

因此,至少從目前(mù qián)來看,武漢會(huì)是中部物流樞紐的優勢競爭者(jìng zhēng zhě)。鄭州和長沙要想逆襲(nì xí),只有一種可能性——它們各自區域的製造業強勢崛起,大大蓋過武漢和湖北(hú běi)。

毫無疑問,廣州是(shì)目前全國(quán guó)最大(zuì dà)的物流中心。這一點從機場貨郵吞吐量(tūn tǔ liàng)、港口吞吐量、快遞業務量(yè wù liàng)以及全國最大(zuì dà)的批發市場都可以得到印證。

但這似乎是不合常理的(de),因爲(yīn wèi)廣州偏居一偶,並(bìng)不是經典的、地理意義上的中心(zhōng xīn)。爲什麼(wèi shén me)廣州(guǎng zhōu)能夠在物流中心指數(zhǐ shù)上傲視羣雄(ào shì qún xióng)呢?一個很重要的(de)原因,是大灣(dà wān)區強大的製造業(zhì zào yè)。大量(dà liàng)的(de)廣東製造,就是從廣州出發,走向全國乃至全球的。

另一個例子是鄭州。鄭州(zhèng zhōu)航空港本質上是富士康的一個(yí gè)配套工程,但鄭州的野心不止於此,他們希望能在這個(zhè gè)基礎上將其(qí)發展壯大(fā zhǎn zhuàng dà)。但(dàn)能不能發展起來還要看除富士康以外,有沒有其他生產型(shēng chǎn xíng)公司的(de)強力支持。

2019年(nián)蘋果公司銷量的不夠理想,鄭州機場的貨運增長率就只有1.4%,說明鄭州機場(jī chǎng)貨運對富士康(fù shì kāng)依賴度(yī lài dù)非常高。反過來講,如果多幾家(duō jǐ jiā)富士康這樣的企業,鄭州機場的貨運量(huò yùn liàng)也就(jiù)上去了。

這(zhè)顯然是本地的製造業(zhì zào yè),對一個城市本身物流(wù liú)樞紐(shū niǔ)地位的(de)支撐作用(zuò yòng)的一個很(hěn)好的例子(lì zi)。

河南的人口紅利(hóng lì),是該省(gāi shěng)未來發展(fā zhǎn)製造業的底氣(dǐ qì),也是(shì)鄭州未來爭奪中部(zhōng bù)物流(wù liú)樞紐(shū niǔ)地位的重要助力(zhù lì)。

所以我的(de)結論(jié lùn)是武漢在中部物流中心度上一馬當先,鄭州(zhèng zhōu)緊隨其後,保持着比較強的競爭力。

至於長沙,它應該(yīng gāi)將自己的雄心放到別的地方(dì fāng)去。惟楚(wéi chǔ)有才,不做物流樞紐(shū niǔ)的長沙,前景依然會很光明。


上一篇:【廣州到康平縣長途搬家(bān jiā)公司】需要多久-怎樣(zěn yàng)收費多少(duō shǎo)費用

下一篇:南沙到清新縣貨運(huò yùn)專線(zhuān xiàn)-南沙至(zhì)清新縣物流公司(gōng sī)幾天到?